蔓瓜财经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区块链

流动性泄洪守望新通道

2022年08月10日 蔓瓜财经网

“流动性泄洪”守望新通道

“流动性泄洪”守望新通道 更新时间:2010-3-8 0:07:33   除有色金属和房子之外,应吸引资本进入实业和技术创新

曾令尉

2月12日,央行再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,市场预期今后还将密集出台收紧流动性的政策。同时,各地响应中央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的政策措施也陆续推出。管理通胀预期和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真能奏效吗?

分析2009年宽松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持续影响,笔者以为,不论政策力度如何,未来数年资产价格的持续上涨是必然趋势,通胀在所难免,政府管理通胀预期还需因势利导地引导人民币资金流向。

贷款结构“后遗症”

2009年,我国银行系统新增贷款9.59万亿元,市场预期2010年我国信贷将继续增长7.5万亿元,两年新增贷款达到17.09万亿元,相当于2003年至2008年6年间银行新增贷款的总额。而2003年至2007年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五年,年均GDP增长率达到11%,最高的2007年达到13%。如此巨额的资金投入,为我国成功保证GDP增长立下汗马功劳,但也带来几个不可忽视的问题:

首先,中长期贷款快速增长。根据央行发布的《2009年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》,2009年度,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中长期贷款累计新增7.1万亿元,年末余额同比增长43.5%,比上年末加快23.4个百分点。其中,工业中长期贷款累计新增1万亿元,基础设施中长期贷款累计新增2.5万亿元。这些贷款投入的建设项目都有较长的建设周期,需要后续不断的资金投入,否则就会形成烂尾工程,造成前期投入损失。2009年10月初,央行在全国范围内对613个项目开展了一次专项调查,结果显示,2010年固定资产投资项目人民币贷款需求为8.8万亿元。可以设想,2010年及其后的几年,仅固定资产投资贷款的增长规模,可能就相当于2008年以前每年新增的全部贷款规模;

其次,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占有绝大部分的贷款资金。根据《贷款报告》,2009年度累计新增企业贷款5.7万亿元,其中大、中、小企业新增贷款占比分别是40.9%、34.3%和24.8%。我们无法查到这些贷款有多少进入了民营企业,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2009年11月发布的调查报告,67%的民营企业认为难以从银行贷款。投资经营最有活力、市场反应最敏捷、解决社会就业最多的民营企业,却无法从银行取得贷款支持,面对史无前例的金融危机,只能依靠民间金融苦撑局面。而运营效率相对较低的国有企业却占用了最多的金融资源,这些金融资源的占用还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推高2009年全国房地产价格的罪魁祸首,频出的地王背后绝大部分都是国有企业,不惜代价的拿地行为让潘石屹之流的房地产大佬们望地兴叹。国有企业这种低成本、无责任地占用金融资源的结果,可能带来的将是又一轮巨额的银行坏账剥离。有理由相信,2009年度银行坏账比例进一步降低是一个虚幻的假象。

另据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经济蓝皮书,2009年以来,以政府信用为支撑的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贷款急剧增长。2009年,全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8000多家,贷款余额达6万亿元,而这些贷款所投资项目的资金回报率不到1%,连支付利息都不够,怎么可能连本带利地偿还银行?因此,这些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还贷的问题,金融机构也可能从没想过要收回这些贷款。贷款给地方政府,是肉烂在锅里,个人没有责任。用陈志武教授的话说,这是制度造成的贷款思维。但欠下的账总是要“还”的,未来的解决之道可以想见:通过“借新还旧”延长归还时间,最后依靠发行货币来核销坏账。虽然通过货币贬值解决了问题,但最终损害的是经济肌体的健康。

“泄洪”新方向:实业及技术创新

综合以上因素分析,未来3至5年内,我国的金融机构信贷规模将依然维持在较高水平,也许永远也不可能回到2008年前的水平。而由此增加的巨额流动性,最终会流往何处呢?

2009年有色金属和房产价格上涨就是一个很好的注解。众多专业机构调查显示,2009年前8个月,绝大部分铜加工和铜产品使用企业开工不足,但铜价却节节攀升,原因何在?据媒体调查,浙江某地几乎家家户户都囤积铜和铝,少者数吨,多者数百吨,起因仅仅是民间资金害怕货币贬值。这样做的结果是,2009年年初,中央政府为了保护有色金属采冶企业而开始储备性收购的有色金属,成为一个暴利产品,最后还成了新的腐败源头。至于房产价格则更是离谱,2009年,多数地区的房产价格上涨了50%~60%。

由于未来几年可预见的流动性增长以及对信贷资产质量的担忧,相信民间资金仍将积极寻找资产保值方式。由于以山西为起点的资源国有化在全国推广,且从煤炭领域推广到其他矿产资源领域,资源已经不适宜民间资本投资,因此未来长时期内,作为最直观的资产形态的房产,将是货币贬值避险工具的最佳选择。

这种状况不会因为紧缩性信贷政策而发生根本改变,当货币贬值的速度高于银行贷款利率,而房价的增长速度又高于货币贬值速度的时候,再高的利率也不会抑制投资性房屋的购买需求。

撇开CPI作为衡量标准的“通货膨胀”概念,人民币购买力加速贬值已经是“秃头上的虱子”。房屋作为唯一的“泄洪口”,已经引得民怨沸腾,不可等闲视之。另一方面,2009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达到69.6%,2010年该数据预期达到77.5%,但其中主要是政府投资,民间投资却在萎缩。

因此,2010年及今后数年内,政府应在“国进民退”的间隙,因势利导地引导民间资金流向,在国有企业没有控制、无须控制的领域,给予民间资本更多的投资选择和更有效的法律保障,推动民间资本向实业和技术创新方向投资。2009年以来,随着创业板的开通,在上海活跃着一群浙江“富二代”管理的私募股权基金,这些PE以家族或朋友等小范围投资人为主体,凭借浙江商人敏锐的市场嗅觉,业务开展得风生水起。而身为基金管理人的“富二代”,也改变了父辈那种“投资必须控股并经营”的想法,懂得用资本的理念来做投资。相信这样的投资会比原来“吴英”式的高利贷投资渠道或集资做煤老板的投资更安全可靠,也更有利于经济的发展。

如此,不仅可以改变目前单纯依靠国家投资和政府消费来拉动GDP增长而民间投资滞后的局势,还能改变民间资金单一选择房屋作为货币贬值避险工具的状况,有效缓解社会矛盾。

作者系领优资本执行总裁

声明: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,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,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,据此入市,风险自担。

買比特幣

買比特幣

区块链

欧易OKX官方App下载

okx官方交易平台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